您的位置:首頁?????暴力強奸?????
性感少婦的抗爭

第一章 撿到個美

  楊簡今年十八歲,第一次出遠門,也是第一次出村子,爺爺告訴他:“去吧,到省城,會有人來接你,看到有人接楊一針的就是了,你還有個娃娃親媳婦,叫蘇艾,你要和她成親,記住,不給我抱個大胖孫子就別再回來!”

  爺爺不知道,最后那句話將會困擾楊簡好多年。

  帶著行禮上車出發,楊簡在座位上昏昏欲睡。

  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忽然“嘎”地一聲急剎車,楊簡腦門就直接撞到了前座,他茫然地睜開眼睛,打了個哈欠,站起來問:“到了嗎?”

  不對,四周看起來還是荒山野嶺?

  楊簡已經轉快被車晃暈了,他真想給自己來一針,可是爺爺告訴他:醫不自治。

  他聽到旁邊人喊著:“撞到人了!”

  什么,撞到人了?

  司機站起來對乘客大聲喊著:“你們都看見的,不是我故意撞人,而是那人突然從路邊沖出來的!”

  “人沒撞死吧?”

  “不知道,趴著沒動呢,一地的血!”

  車上的人驚恐地喊了起來,滿車的人全都慌了手腳,他們可沒見過撞死人啊,真晦氣!

  楊簡趕緊跑向車門:“讓我下去看看,我是醫生!”

  一個大嬸看著他:“小娃,你這把年紀也能是醫生?”

  另一個也說:“嗨,年輕人就是愛湊熱鬧,別瞎耽誤大家功夫。”

  “我真的是醫生!”楊簡重申了一次,“打開車門,我去看看!”

  司機猶豫了幾秒鐘,給他開了車門。

  路邊躺著一個穿花裙的女孩,楊簡跑過去沒敢動,那女孩仰面朝天,睫毛很長,眼睛閉著如同垂下窗簾,面容仿佛玉雕一樣精致,年紀似乎比楊簡還小一些,不像是村里人。

  視線放在那個女孩身上,身上好白,比南山村小花還要白,看起來也好生養,這肯定不是村里玩泥巴長大的。

  伸手探了探,活著。

  創傷在頭部,撞出一個傷口,流了好多血,面色更加蒼白。

  楊簡抓住手腕把脈,嚇了一跳,好滑!

  這皮膚,簡直就像是在摸豬油似的  

  嗯,情況不太好,如果不及時救治的話撐不了多久。

  現在只需要一針解決問題了,楊簡想要回到車上拿自己的包,因為他的銀針放在包里,包在車上。

  但當他一轉身的時候,中巴車正朝著遠離他的方向急馳而去。

    

  天沙外郊,一個小小的簡陋汽車站里,拉起了一條大大的橫幅。

  橫幅上寫著:“歡迎楊一針老先生!”

  汽車站里幾乎停滿了豪華小轎車,其中隨便一輛的價格都遠超這個汽車站。

  人們議論紛紛:“這怎么回事,汽車站鳥槍換炮了?”

  歡迎的人群中,半數以上的是白發蒼蒼的老先生,看上去就是德高望重的樣子,他們臉臉上有焦急的神色,但更多的是期待。

  “據說這次楊老不是親自來,而是派來了他唯一的徒弟?”

  “呵呵,楊老都一百三十多歲了,大家多多體諒,不過他這個徒弟可是繼承了他所有手藝。”

  “楊老親口說的?”

  “那當然,這可是楊老的唯一愛徒,那一針的神技是絕不能失傳的。”

  在這群迎接隊伍的后面,有兩個極其漂亮的雙九年華少女。

  “艾艾,聽說你要跟那個楊一針的徒弟結婚哦,很快就可以愛愛了哦。”

  “菲菲別胡說,我還沒到法定年齡吶。”

  叫艾艾的,身姿挺拔勻稱,美麗的臉龐上總有那么一絲恬靜,擰著小腰顧盼生姿,她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這應該就是傾國傾城了吧。叫菲菲的也很漂亮,只是身材較為豐滿,臉上還有些嬰兒肥。

  “艾艾,那個楊老先生都已經一百三十多了,他徒弟的歲數是不是應該過百?艾艾要被吃嫩草了哦。”

  “菲菲別胡說,他和我一樣大。”

  “哦,聽說男的要比女的大一些才合適,那是艾艾吃嫩草了。”

  “菲菲別胡說!”

  忽然一輛警車疾馳進入車站,上面下來兩個警察,其中一個手里拿著個泛黃的布包,他迎著人群里一個白發老者走了過去。

  “蘇老,希望您能有個心理準備。”

  “什么事,快說!”

  白發老者神情一下子變得凝重,連呼吸都放輕了。

  警察嘆了口氣,把布包遞過來:“蘇老,那輛車墜下山崖起火了,車上的人全都被燒死,根據您的描述,我們只找到了這個布包,疑似楊老徒弟的遺物。”

  第二章 你妹妹

  “遺物?”白發老者的手開始抖了起來,顫巍巍地接過那個布包,然后打開。

  然后就傳來老者的長嘆聲:“唉,這針沒錯,就是他,遺體呢?”

  警察尷尬地低下頭:“火勢太大,燒得  ”

  兩個女孩也聽見了,目光中都有些哀傷。

  “艾艾,你老公摔死了哦。”

  “菲菲別  ”

  人群中傳來一聲大哭:“楊老,我對不起您啊,您唯一的徒弟  ”

  “蘇老,蘇老!快叫救護車  ”

    

  楊簡背著那個女孩不知道走了多遠的山路,其間女孩的脈象出現了幾次危機,但由于楊簡的醫術,她得以每次都化險為夷,女孩也醒過來幾次,楊簡忙著趕路沒發現。

  但是,不能再拖下去了,楊簡手上什么都沒有,無法醫治這個女孩,他必須盡快攔一輛車。

  忽然遠遠地聽見汽車聲響,楊簡趕緊把女孩放下,自己到路中間站著。

  “停車,停車!”

  車窗搖下來,一個方臉的中年男人探出腦袋;“怎么回事,小伙子?”

  “我叫楊簡,可以搭你的車上市里嗎?”楊簡問道。

  “我叫哪吒,呵呵呵  ”中年人爽朗地笑道,“但我這車可不能隨便帶人,這個我也做不了主的。”

  楊簡急道:“那問司機啊。”

  中年人又笑了,司機擺過頭問了聲:“書記  ”

  中年人朝司機擺擺手,繼續問楊簡:“小伙子,你是有什么急事?”

  “有!”楊簡斬釘截鐵地說,“有人被車撞了,要送去醫院。”

  “那你怎么不早說!”中年男人沉下臉,“人呢?趕緊帶過來!”

  楊簡連忙把女孩扛上車,中年人看著裙子上沾血的女孩,神情凝重,吩咐司機:“加快速度,送到最近的一家醫院!”

  司機一踩油門,越野車飛快地沖了出去。

  “小伙子  楊簡,肇事的車呢?”中年人嚴肅地問道。

  楊簡眨眨眼:“開走了?”

  中年男人一拳捶在腿上,嘴里叨念著:“這是惡性事件,人性喪失!”

  楊簡眨眨眼說道;“叔叔,別擔心,有我在,她能救回來。”

  中年男人笑了笑:“倒成你安慰我了,她是你什么人?”

  楊簡回答道:“不是什么人,是我坐的車撞了她,我下來救人,車就開走了。”

  中年男人凝重地點點頭,安慰楊簡:“你也別擔心,我們會盡量開快一些的。”

  楊簡想了想說道:“只要不過今天,她都有救。”

  “你這么有把握,學過醫?”中年男人問道。

  楊簡點點頭:“師父教的,可惜我的針放在車上了,要不然我一針就能救活,然后養養就好了。”

  “呵呵呵  ”中年男人又笑了:“年輕人,學問要扎實,可別說大話。”

  “我是說真的。”楊簡盯著中年男人看了看,“比如叔叔你吧,肝有毛病,現在已經比較難治了,不過還是沒問題,一針就好,可如果再過些日子,就不好說。”

  “還真有兩下子!”中年男人拍了拍楊簡的腦袋。

  他確實時常肝疼,原來不是很在乎,可現在已經有些嚴重了,所以打算近期抽空去看看。

  卻沒想到,這個年輕人可以一眼看出來,不過那什么“一針就好”的話,聽聽還是算了。

  中年男人也沒多想,再次催促司機開快一些。

    

  越野車開進了醫科大附屬醫院,急診科里跑出來幾個護士,用車把女孩推走了。

  好大的醫院啊,楊簡看了半天,一直在感慨,他和爺爺一直就背著個藥箱子在各村治病救人,這里居然有了這么大的醫院,應該沒問題的吧?

  是時候去找回自己的包了,里面還有爺爺給的六百多塊錢呢,還有他的銀針。

  要找的話,得去車站,嗯,先找著醫院大門在哪里。

  “小伙子,在這愣著干什么呢?”中年人從急診科走出來,“費用我已經交了,你進去看著人就好。”

  中年男人似乎有急事,只交代了一句,然后上車就走。

  這城里人怎么都那么著急呢,楊簡還想問問車站在哪,怎么這就走了?

  沒關系,楊簡找別人問,他找到了一個較年輕的小護士:“姐姐,請問車站在哪里?”

  “車站,哪個車站?”護士想問清楚。

  “這  還有很多車站嗎?”楊簡不知道,有些茫然。

  那邊就有個護士走過來了:“你,就是你,那個男孩!你妹妹就在病房住著呢,吊著藥水,你不在一旁看著瞎晃什么!”

  第三章 救了她

  “我妹妹?”楊簡沒明白過來,他哪里來的妹妹?

  “這都什么人啊,有個這么漂亮的妹妹,撞了就不認?”護士嘮叨著。

  “不是,我  ”

  楊簡還想說什么,他找來詢問的那個小護士看了一眼單子,拉著他說:“我帶你過去吧。”

  還能說什么?都被人鄙視了,楊簡雖然在農村長大,但人的情緒還是看得出來的。

  楊簡是個路癡,被小護士帶著走到住院部,幾圈就給繞暈了。

  到了骨傷科病房,楊簡好容易不暈了,就想和那個小護士解釋一下這件事,可他馬上看到了躺在病床上昏迷不醒的女孩。

  好美,就好像他上山采藥時風中搖擺的白色野花。

  “你妹妹真漂亮。”連那個小護士也是看一眼就迷上了,“皮膚好白,你們真不像一家人。”

  “是啊  ”楊簡同意,可他怎么聽這句也不像是好話?“你聽我說,其實事情是這樣的,我坐在車上,車撞了她,明白嗎?”

  “是你撞她?”

  “不是,是車撞了她,不是我!然后我就救她,然后我的東西就放在車上,然后車走了。”

  小護士愣神半天,搖頭表示不解。

  楊簡就沒辦法了,難道自己說話真的有問題?

  “你聽我說,姐姐  ”

  “我還沒有畢業呢,現在是實習,你叫我姐姐?”

  “那就妹妹,我和她  ”

  楊簡忽然不說話了,目光一直看向隔壁床位的一個急診病人,是位大嬸,這好像也是車禍送來的病人,整個人陷入昏迷,卻沒看到身上有傷。

  “怎么了?”小護士發現楊簡的目光有異樣。

  “我記得這個病房叫骨傷科病房。”楊簡說道。

  “對呀。”

  小護士發現,從開始到現在,楊簡的話她一句沒聽明白。

  “那就不對了,這個明顯不是骨傷,她很危險。”

  楊簡走過去,伸手摸摸脈,又翻了翻患者的眼皮。

  小護士急道:“你干什么?”

  “針,有針嗎?”楊簡顯得很著急,“快點,要不她就沒救了!”

  “針?這里不到處都在打針嗎?”小護士指了指吊著水的藥瓶,以及插到血管里的針頭。

  楊簡看了看,居然伸手就拔出來:“這個也行。”

  小護士當即被嚇得魂飛魄散,這是要干什么?她趕緊跑過來阻止楊簡,可惜已經來不及,楊簡居然拿著針頭朝患者的手指尖上插了進去!

  扎了一針之后,楊簡還在一邊故作老成的樣子點點頭:“這一針不錯,命是救回來了。”

  “這是醫院,你怎么能亂來!”小護士快瘋了,趕緊把針給繼續扎上。

  “我救了她。”楊簡一副理所當然的樣子。

  小護士服了他了:“好吧,你著急我知道,剛才你的話我也聽出了一些,是要到車站取回東西對不對?”

  “就是這樣!”楊簡覺得城里人就是不一樣,一下就能準確說出意思。

  小護士就說:“這樣吧,反正我也下班了,就幫你先看著,你去車站找行吳,不過要快,我可還沒吃飯呢。”

  “呃  她這輸液要多久?”

  雖然楊簡學的都是爺爺拿手的中醫,可村里鄉里也有醫務室衛生院,這一套他還是明白的。

  “這  一般她醒來之前,輸液都不能停。”小護士說。

  楊簡搖搖頭:“哪這么麻煩,有針的話,我一針就好  不過這樣也行,她遲早會醒的,我去找包,就麻煩你先看著了。”

  解釋太多浪費時間,楊簡認為得先把重要的事做了,找回了包,怎么解釋都行。

  那里面可是有重要的東西,除身份證以外,東西全都放布包里了。

  不廢話,楊簡轉身出去,小護士也安靜地坐在病床邊上,靜靜地等著。

  片刻之后一群醫生急匆匆進來,他們趕往剛才那個大嬸的病床邊圍住,小護士好奇,不住地往那邊打量,難道是剛才那個男孩拿針亂戳,搞出問題來了?

  主任醫師一馬當先,趕緊檢查了大嬸的情況,然后松了口氣,回過頭質問其他醫生。

  “為什么會送到這里來?”

  “她是車禍導致昏迷,我們以為  ”

  主任醫師大怒:“什么車禍導致昏迷,這是碰巧而已!還好檢查足夠全面,你們差點就鬧出了人命!這是檢查結果,你們看看,都看看!馬上安排,送往心血管科!”

  醫生護士們忙碌起來,主任醫師忽然發現了端倪:“咦,這里怎么有血?”

  第四章 人外有人

  小護士的心提到了嗓子眼,主任醫師果然看了過來:“你一直在這里嗎?這一針是誰扎的?”

  說實話?這有可能是醫療事故啊!

  想到楊簡直率的樣子,小護士就沒忍心,支支吾吾地說:“扎針的時候太大意,不小心給扎到了  ”

  “不小心,好一個不小心。”主任重重地出了口氣。

  小護士聽不出是褒還是貶,沒敢說話,主任接著就說:“下不為例,以后工作小心一點,你這也是無心插柳,知道嗎,這一針下去,直接救回了一條命。”

  小護士如遭雷擊,后面醫生們說了什么話她都沒聽見,等她回過神來的時候,都該給那個“妹妹”換藥瓶了。

  回想起剛才楊簡的表情,還說過什么話?“這一針不錯,命是救回來了。”

  他真的是在救人,而不是胡搞?

  天啊,急診科的醫生都沒看出來,一項項做檢查還得等,而他正在跟自己心急火燎地聊天呢,居然掃一眼就看出問題了?

  怎么可能,他也沒多大的樣子  

  小護士糾結的時候,楊簡正在經歷苦逼的人生。

    

  是的,楊簡沒出去多久就迷路了。

  他發現,人越多的地方就越容易迷路,他在鄉下撒丫子滿山跑的時候就沒迷過路。

  去問人車站在哪里,有的說這邊,有的說那邊,有的甚至一舉列出了好幾個車站的名字,城里人真是沒良心啊,把一個鄉下小伙子哄得團團轉很好玩嗎?

  然后有輛出租車停下問他要去哪里,楊簡大喜,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

  更讓人絕望的是,楊簡身上居然沒有一分錢!

  還是回去找師父吧  也不行,沒生個大胖孫子怎么回去?

  肚子餓了,楊簡倒是不要緊,他幾天不吃也沒問題,可他想起來了,醫院那個小護士說也沒吃飯,這樣把人家留在那里餓著真的好嗎?

  楊簡打算先回去再說,猛回頭,他驚訝地發現,回去的路他也忘了  

  還是找人問吧,不過那家醫院叫什么來著?

  有點尿急,楊簡覺得應該先把這事情解決了再說,找個沒人的地方撒吧?好像哪里都是人,他一抬頭就看見了一家診所,同行啊,應該好說話吧,借個廁所總沒問題吧?

  楊簡舉步走了進去,診所也不大,一排凳子上坐了幾個人在輸液,還有的在進行針灸治療,楊簡看著好親切,不過似乎認穴不太準  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廁所在哪?

  迎面走來一個穿白大褂手拿記錄板的姐姐,她看見楊簡就問了一句:“來看病的?”

  楊簡快憋不住了,直接問:“廁所在哪?”

  那位姐姐就伸出手指朝后一指,楊簡如同遇到了恩人,直奔后面就沖過去了。

  廁所只有一個小間,關著門,門口上貼著一張張,紙張上方已經脫落,下面是“有人”兩個字。楊簡的文化還是沒問題的,書法極好,字都認得,既然有人,那就等等吧?

  這一等就是半小時,然后另一個人進去了,再出來  

  里面根本就沒人,楊簡氣惱地翻那張紙,才發現上面的字已經蓋住了,寫的是: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城里人真是講究,廁所門口都貼著這種標語顯文化,差點把楊簡憋爆了。

  解決了大問題,楊簡終于松口氣,是時候想辦法回醫院了,貌似他這一趟出來,什么事都沒辦成,反而造成了麻煩。

  穿白大褂的姐姐一直盯著他看,看見楊簡出來了,就問:“你不看病嗎?”

  楊簡搖頭:“不看。”

  “剛才你在廁所門前站了快半個鐘頭都沒動,真的不看?”

  看來這位姐姐是懷疑自己真出了什么毛病啊,楊簡覺得,她的判斷也不無道理。

  還是同行親切啊,噓寒問暖的,楊簡打算問問去醫院該怎么走,這時外面鬧了起來。

  一個年過六旬的老頭脾氣很暴躁,指著一個男醫生就罵:“你這是怎么康復的?都半年了,我這手和腳一點起色都沒有,彎不能彎,直也伸不直,你說,你們這里的康復治療有什么用?”

  那醫生是個針灸師,小診所花不少錢請來的呢,當然是極有傲氣。

  他當場辯解說:“老大爺,您這是后遺癥,康復的效果是不好說的,有人一輩子都不能康復呢,這主要看平時自己鍛煉的問題,太懶可不行。”

  第五章 一針見效

  老大爺氣得吹胡子瞪眼:“你這是說我懶?我呸!一輩子沒人敢對我說過這話,既然沒有效果,你們收錢干什么,等我康復了再給錢!”

  白大褂姐姐趕緊出去圓場:“吳大爺別生氣,他這是不會說話,小趙,再給做做康復訓練。”

  小趙?那針灸師看起來比白大褂姐姐成熟多了,難道她是這里的老板?

  醫生這個行業,在人們看來顯然是越老越好的,事實也如此,例外的情況可以忽略,所以從事醫生行業的人從不裝嫩賣萌,至少在工作的時候不會,反正怎么老怎么裝。

  那位吳大爺還是氣得不行:“不用了,以后我都不會來了!”

  大家都很尷尬,看在同行份上楊簡也說話幫忙圓場:“醫生的手藝很不錯了,就算認穴不太準而已。”

  這是圓場嗎?

  所有目光都朝楊簡看來,楊簡有些不自在,說錯什么了?

  趙醫生冷笑道:“認穴不準?小伙子,你來試試?”

  又來了,明明沒大到高出一輩的份上,居然叫人小伙子?

  “是不太準啊,準的話,這手腳基本上伸直彎曲是沒有問題的。”楊簡很誠實地說道。

  不過眾人的目光還是很很詭異,說錯了嗎?不會沒人看出來吧?

  那位吳大爺其實也知道這個很難好,基本是煩出的脾氣,可聽楊簡這么一說還是有點小激動:“小伙子,還可以正常使用嗎?”

  這都病急亂投醫了,趙醫生冷笑:“你覺得可以的話,就試試看,我倒想知道你認穴有多準。”

  這是可以試的,針灸扎在手腳上不會出什么太大的問題,哪怕是扎不中,也不會像武俠片里那么可怕。

  楊簡還真上了:“來就來。”

  反正都這樣了,死馬當活馬醫吧,事情也不會變得更壞,他已經快死心了,天天就由老伴推著,進祖墳的心都有。

  趙醫生在冷笑,哪里來的愣頭青,你以為武俠片呢?

  白大褂姐姐靜靜看著,沒有任何阻止的跡象。

  這就是診所和正規醫院的區別了,正規醫院無論后果嚴不嚴重,都不會讓你亂搞的。

  是,扎幾針進去確實不會出現什么問題,可萬一有別的麻煩呢?這是說不清的。

  楊簡很仔細地挑選了一根針,他覺得這里的針都太粗了,只能挑選相對較好的。師父教過他,認穴不準就毫無用處,針太粗的話無論你怎么扎都不會準,你還不如一榔頭砸下去呢。

  “老大爺,沙發上坐,把褲腿挽起來。”楊簡招呼著。

  趙醫生又搖頭了:“就只用一根針?”

  白大褂姐姐也疑惑,這位不是來尋大家開心的吧?

  吳大爺也有了瞬間的猶豫,不過很快就釋然了,都到了這個地步,還能更壞嗎?

  楊簡解釋道:“能用一根針解決問題的,絕不用兩根,這才是最高的境界。”

  趙醫生冷笑:“你這個境界還真是新穎啊,說說你的效果,準備幾天見效?”

  “一針下去就可以收到效果。”

  楊簡不再理他,對吳大爺說:“一會兒扎下去之后,馬上您的手腳就可以彎曲伸直,今天晚上或者是明天,會有更明顯的效果,但要恢復得跟以前一樣,還需要加強鍛煉,剛開始還是沒有什么力量的。”

  吳大爺樂得見牙不見眼的:“不錯了,不錯了,只要能動,我都可以練!”

  趙醫生在一旁嗤笑:“還沒下針呢,說的就比唱的好聽,如果沒效果你怎么辦?”

  哎對了,怎么沒想到這個呢,貌似這里面有得賺啊。

  楊簡直接站起身,對趙醫生說:“如果當場沒效果,我從這里一邊學狗叫一邊爬出去,但如果有效果呢?”

  “這根本不可能的事。”趙醫生笑道,“當場有效果的話,我也一樣!”

  中風后遺癥的恢復可是個老大難問題,困擾了多少人的一生,你一針就好了,誰信?

  楊簡趕緊搖頭:“我不要你那樣。”

  “那你想怎樣?”

  “我要你帶我到醫科大附屬醫院去!”

  眾人又驚呆了,這是一個多么奇葩的要求啊,貌似附屬醫院就離這里不遠  

  楊簡覺得自己還真是機智,學會一門手藝真是好處多多啊,起碼不用擔心迷路了。

  “好,沒問題。”趙醫生覺得這孩子簡直沒救了。

  開始了,楊簡仔細地看了吳大爺無法動彈的腿,果斷一針下去。

  動作極快,毫不猶豫,短暫得讓人覺得眨眼就過去了。

  就這樣?

  第六章 跟姐姐混吧

  楊簡讓針在小腿上停留了五分鐘,說道:“吳大爺,試著動一下手臂。”

  吳大爺試了試:“不行啊。”

  “那彎曲一下手指。”

  “也不行啊。”

  眾人都搖頭了,一個看起來比較壯的小屁孩而已,就連開始死馬當活馬醫的吳大爺都有些喪失信心了,原來這是一場夢啊,不過是個小騙子編的  

  楊簡卻面無異色,他居然開始對著那根針輕輕吹氣!

  小子,你當這是變魔術嗎?

  吹了大約兩分鐘,就在所有人耐心就要耗盡的時候,楊簡又說話了:“吳大爺,再試著彎曲一下您的手臂和手指。”

  吳大爺沒報多大希望地拎了拎垂著的手臂,咦,好像有彎曲了?

  手指再抓,咦,在彎曲  還在彎曲  

  眾目睽睽之下,奇跡出現了,吳大爺不能動的那只手,居然握拳了!

  圍觀眾人的嘴巴也張大得可以放下拳頭,特別是趙醫生和白大褂姐姐,他們才知道這有多奇跡,這特么就是傳說中的神針啊!

  吳大爺激動得老淚橫流:“動了,動了  就是沒力氣。”

  他老板拍了他后背一巴掌:“沒力氣不能練啊,你還指望一針扎出奧運冠軍來?”

  眾人都笑了,楊簡這個時候取出了針,說道:“還是不錯的,您現在的情況,弄得好的話很有可能恢復以前的狀態。”

  “對對對  ”吳大爺幸福地擺弄著自己的手,“以前我就是太懶了,以后可要加強鍛煉,咦,腳也可以彎了  ”

  看看,剛才還死犟,現在都承認自己懶了。

  楊簡把針放到桌子上,傲然道:“現在,可以帶我到醫科大附屬醫院去了吧?”

  眾人險些沒笑岔氣,這么點小事,居然說得跟豪言壯語似的。

  附屬醫院才多遠,我一小時就能帶你走好幾個來回,這年輕人不是一般的迷惘啊。

  白大褂姐姐笑著問道:“你為什么要去那里,是實習醫生?”

  不可能,實習醫生都沒有年齡這么小的。

  楊簡說道:“不是,我有個朋友住院,我出來一下就回不去了。”

  白大褂姐姐果斷脫了白大褂:“走,我這就帶你去。”

  她得趕緊說,不說就沒機會了,馬上就有人嘴快會說出來:你只要抬頭看看那棟醫院大樓,就可以準確地找過去  

  楊簡就跟著出去,白大褂姐姐里面穿的是紅色裙子,身材凹凸有致,楊簡只是盯著屁股看,不錯,應該也挺能生的。

  前面的白大褂姐姐回頭,指著診所說:“看,記住我診所的名字。”

  楊簡也回頭看,順口念了出來:“小尤診所。”“對,我姓尤,尤洋,你以后就叫我尤姐姐。”
  “哎,尤姐姐  ”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若蘭書城]回復數字158,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好像有哪里不對?你帶我到醫院不就完了,以后我上哪兒叫你去?
  “說說你的情況,你朋友為什么住院?”尤洋不允許楊簡有思考的機會。 “嗨,其實那也不算我朋友  ”

  楊簡就這么一五一十地說了出來,從車撞到人開始,到我丟了個包  再到出來迷路。

  “原來是這樣啊  ”尤洋的腦子開始轉了,“這么說你現在沒錢?”

  “沒有。”

  “也找不到接你的人?”

  “我都不認識。”

  “你爺爺還讓你娶個媳婦回去?”尤洋繼續問道。

  “對。”

  尤洋笑得越來越燦爛:“那么你現在麻煩了,你打算怎么辦?”

  “我打算回去,準備準備再出來。”楊簡說出了心中想法。

  “你怎么回去?你爺爺還等著抱大胖孫子呢。”

  “那我去找我媳婦?”

  “哈哈哈  ”

  尤洋銀鈴般地笑著:“還想著媳婦啊,我看你是沒戲了,那么多年的婚約,太老套,現在的年輕人都不會信這個,而且你沒錢沒住處沒背景還不認路,你那從來沒見過的媳婦會要你?”篇幅有限,關注徽信公,眾,號[若蘭書城]回復數字158,繼續閱讀高潮不斷!呀,沒考慮這個風險,萬一不要怎么辦,怎么讓爺爺抱孫子?楊簡為難了,尤洋又問道:“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楊簡。” “我還叫哪吒呢。”“我真的叫楊簡,簡單的簡。”尤洋點了點頭:“楊簡啊,以后就跟姐姐混吧。”

  楊簡搖頭:“聽不懂。”

  尤洋給他分析道:“你看啊,在我這個診所里工作,我給你發工資,錢不就有了嗎?有了錢還能有住的地方,以后錢多了,就會有媳婦,還會有你爺爺的大胖孫子。”


[ 此貼被萌新瑟瑟發抖在2018-08-24 18:25重新編輯 ]

福建体彩31选7今晚开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