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頁?????都市激情?????
農民工大劉

第1章



  漫步西單街頭,看著滿眼衣著光鮮,妖嬈性感的女郎從身邊走過,大劉恨恨地啐出一口濃痰,“婊子養的,什么時候老子有錢了,也要享受一下這群女娃”,大劉捏索著貼身放著的那四十六張老人頭,心中暗暗發狠。



  發狠容易,可這“視金錢如糞土”繁華的都市里,自己算個球?



  自己那用汗水換來的四千六百塊錢又算個球!



  大劉今年26歲,是湖北來北京打工的山里娃,一起同來的還有他同村的三位大哥,大劉和他們一起在建筑工地干了半年,便承受不了整日的風吹日曬雨淋,死乞白賴地向工長要出工資,逃離了工地,他大劉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苦啊!



  大劉把被褥寄存在工友那里,越獄的死囚犯一般飛奔而去。



  坐在地鐵邊的石階上,大劉用了3個鐘頭規劃自己的未來,找住處、找工作是當務之急,比這兩件大事更急的是填飽肚子,然后找個女人打一炮,離家半年了,除了和工友一起用50塊錢買來的舊DVD看毛片,然后躺進被窩里用手瀉火之外,自己已經半年沒沾過女人的肉了!



  隨著人流毫無目標地擠上一輛開往南城的公交車,大劉感到了腹中咕嚕嚕的腸鳴,他忍不住打了個嗝,身邊一位幾乎與自己一樣高的黑裙子的女郎厭惡地別過頭,捂住嘴。



  “肏,嫌棄老子,哪天老子有錢了騎你娃三天兩夜!”大劉斜著眼盯著女郎的領口看過去,“肏!這女人就是騷,奶子都露出一半了”大劉身不由己地微微湊了過去,黑裙子女郎的胸部真的很白很豐滿,領口開得又低,露著深深的一道溝,大劉有些走神,滿腦子是毛片里的女人光溜溜的身子,兩腿間的雞巴悄悄地翹起老高。



  突然一個急剎車,女郎的身子隨著慣性猛地擠靠在了大劉身上,“哎呀”女郎一聲尖叫,捂著屁股帶著哭腔大喊起來“流氓!抓流氓  ”



  大劉腦袋“嗡”地一下,雞巴一下軟縮了下去,他知道就在女郎擠過來的時候,自己那不爭氣的雞巴剛好頂進了女郎柔軟的屁股縫兒里!



  他做賊心虛地向車門口擠去,令他擔心的事情沒有發生,車里擁擠的人群自發地為“流氓”讓出了一條通道。



  公交車與一輛強行并道的別克發生了刮蹭,司機打開門讓所有人下車,大劉狼狽地第一個沖出車廂,身后是一片私語和竊笑。



  “沒有人敢打流氓”大劉忽然悟出了人生的第一道邪惡定律。



  在路邊的成都美食店里狼吞虎咽地吃進兩碗米飯和一份小炒肉,大劉感覺渾身充滿了力量,尤其兩股間那位受到驚嚇的雞巴,此刻也恢復了元氣,卵蛋在不安地蠕動著,渾身燥熱。



  漫步二環北岸的護城河,徐徐涼風吹來,大劉的腦袋清醒了許多,他重新審視了一下自己一個小時前的人生規劃,滿意地點點頭,只剩下眼前的問題了:



  到哪里找個住處?



  又到哪里找個女人呢?



  “小兄弟,你是找住處的嗎?”身后傳來一個女人的聲音,大劉循聲望去,身后一個個頭只到自己肩部的短頭發中年女子手里握著一卷花花綠綠的紙,兩眼笑瞇瞇地看著自己。



  “啊,多少錢?”大劉斜著眼睛問道,做出一副流里流氣的樣子,“流氓沒人敢惹”他心里思忖到。



  “15塊錢一晚,300塊錢一個月,四人間,可以洗澡”女人并不躲避大劉那看起來頗有些淫邪的眼神。



  大劉以極快的速度盤算了一下如果按這個價自己能住多久,然后點了點頭,“好,去看看”。



  女人興高采烈地一步竄過來,摟住大劉的胳膊,仿佛怕他反悔跑掉一樣,連拉帶拽地領著大劉穿過幾條胡同,走進一片平房區,狹窄的街道,骯臟的積水,大劉并不感覺陌生,這里跟自己老家倒是有某些相似!



  但他還是忍不住皺了皺眉。



  女人拉著大劉走進一排掛著“旺財旅館”的房子前,走進門去,一位健壯的中年男子光著膀子坐在門內,正握著一瓶啤酒咕咚咕咚地往肚子里灌,后背上紋著一條碩大的盤龍。



  “莫不是黑店?”大劉心里有些打鼓,但他硬著頭皮沒往外退。



  “李哥,來客人了”,中年女人松開大劉的胳膊,諂媚似地沖著光膀子的男子點頭哈腰。

福建体彩31选7今晚开奖